去燃烧。
去爱。

《记忆》2018.10.7

“我后来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图书馆。”


我擦拭书架时又看到那本书页都已经泛黄变脆的《窄门》。抽出它翻到扉页,空白处被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占据。

看到它,我依然会想起高高的落地窗、白桦林和美丽得令人目眩的蔚蓝天空。但是总有一些记忆支撑你走过一段路后就得被扔掉,你不能永远扛着所有穿破的鞋子行走。


扔掉它吧。我这样对自己说着,手指却有它自己的想法。


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夏季午后。我擦了黑板、又将高考倒计时的数字改小了一天,然后在上课铃响之前出了教室。

课堂愈发老调重弹,同学亦不断拿着老师讲过三四遍的题目来问我。教室里闷热粘稠的空气令人无法呼吸。我决定逃走。

没有几个人会钻到学校树...

《记忆》2018.10.7

“我后来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图书馆。”


我擦拭书架时又看到那本书页都已经泛黄变脆的《窄门》。它已经只剩一个承载记忆的躯壳,而难以再具备可读性了。我抽出它翻到扉页。空白处被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占据。

看到它的书名,我依然会想起高高的落地窗、白桦林和美丽得令人目眩的蔚蓝天空。但是总有一些记忆在支撑你走过一段路后就得被扔掉,你不能永远扛着所有穿破的鞋子行走。


我这样对自己说着,手指却无意识地把那本书捏得更紧了。


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夏季午后。我擦了黑板、又将高考倒计时的数字改小了一天,然后在上课铃响之前出了教室。

随着课堂愈发老调重弹,连同学问我...

“You are my star.”

五分钟摸鱼 帮净化tag

【双道长】故景

是片段。

1、

宋岚一早醒来就懵了。

——无论是谁,一睁开眼发现“自己”正笑眯眯地盯着自己也会吓出脑震荡的。

饶是斩妖除魔傲雪临霜的宋道长也吓得头朝后一躲撞在墙上,有点眼冒金星。

对方很是无辜道:“子琛小心一点。”

“……”宋岚慢慢坐起来,很是费劲地问,“星尘……?”

“是我。”对方弯眸笑了笑,然而这个太过柔和的笑容与那张冷峻孤高的面孔很是违和。

“早上醒来时就是这样了,许是昨日中了什么妖术罢。”

“此妖术我略有耳闻,无法可解,不过少则几天多则数月就会自己解除。”宋岚皱眉道,而后又突然觉得皱眉的动作与这张温润的面容大抵不太相称。


金光瑶觉得自己今天活在梦里。...

© 琥珀川. | Powered by LOFTER